图片加载中
Picture of the article

「ようこそ、日本のはじまりへ」:橿原神宮、神武天皇陵和历史发明家

最终更新于2017年8月29日
#日本
#历史
#文化

一场消解神道厚重历史的短暂狂欢

橿原神宮,位于畝傍(音「吾奈比」)山东麓,坐落在神武天皇陵正南方,是祭祀初代天皇神武天皇的勅祭官幣大社。此神宮建立于1890年,是一座「新」神宮,比靖国神社还「新」。不过作为这里祭神存在的神武天皇,却是一个很「老」的存在,老到日本和中国任何一本史书对他的经历都语焉不详。按照现在(2017年)神道界的说法,神武天皇即位于公元前660年(弥生時代后期),一生神迹壮举无数。在这其中,由他带领的「神武東征」一般被认为标志着日本列岛王权核心从九州转移到了今天的近畿地区,为广大持有大和源头九州说的学者和民科们所广泛支持。「神武東征」也被认为是奠定了之后数千年日本国内地缘政治基础。

橿原神宮拝殿,背后为大和三山之二的「畝傍山」

然而在考古学上,有三大硬伤是那些认为神武天皇确实存在的学者与民科们不得不面对的:所载事迹异常离谱(活127或137岁,能发波放电召唤神兽),不同史料互相矛盾(日本書紀・扶桑略記?古事記?),没有任何实物证据(前9代天皇都没有任何能直接或间接证明其存在的出土文物)。那现在这个神武天皇陵又是怎么搞出来的呢?里面埋得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实际上今天我们能看到的神武天皇陵,不过是幕末时期根据江户国学盛行时代的一些所谓「考证」,以及古事记中的只言片语,改建而成的「近现代建筑」。现在的神武天皇陵中确实有一个陵,不过谁也不知道里面埋的究竟是神武天皇还是海绵宝宝,日本考古界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发掘过神武天皇陵。

自日本大政奉还以来,尊皇思想盛行。尽管西学东渐之风也大大影响了史学界,装睡的人终究还是叫不醒。为了证明皇权正统,进一步巩固国体思想,明治天皇于1890年在神武天皇陵南侧建立了一个「橿原神宮」。从此,历史悠久的畝傍山旁便多出来了两个现代建筑:一个现代陵墓,一个现代神宮。这个神宮又被仿古仿得有模有样,民众一眼望过去,哇,飞檐斗拱,流转有序,好一个历史建筑物!

拝殿。屋顶采用的是叫做「銅板屋根葺き」的方式、用一层层铜板叠起来的。明治神宫中也有很多建筑屋顶采用这个模式。

历史一旦被创造出来,它就成了现代化的一部分,和现代化过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真正」的「传统」夹揉在一起,开始在各个社会领域中「隐隐约约」地存在下去,变得难以分辨了。当人民大众普遍接受天照皇大御神是日本国民共同氏神这一设定后,作为天照皇大御神第五代传人的神武天皇,便被大众有限的记忆关进了不知埋的是谁的古坟中去了。

姜文《鬼子来了》

这么厉害的神宮我怎么能错过呢。趁着这次来日本玩,我怀着豪迈的心情,兴致勃勃地前往了这个千年神宮。

从橿原神宮前駅下车出站后,立刻就能看到一面面橿原神宮的宣传旗,上面写着:


「ようこそ、日本のはじまりへ。」
「欢迎来到日本之始。」


这句话若是被拿来形容橿原地区,便是一句非常感人的优秀宣传语。这里有大和三山,有藤原京,有万葉集里被描绘过的各种景色,有飛鳥時代留下的历史记忆,什么都有,的确算得上是「日本のはじまり」「日本之始」(笔者注:即便是后来去了高千穂之后就不这么想了)(笔者二注:前面的高千穂指的是高千穂峡,几年后再去飛鳥地区时,仍然觉得这边才是真正的历史文化核心)。不过当这句话被用来形容橿原神宮的时候,就显得可笑又可悲了,主要是恶心,对,恶心这个词好。

从车站到橿原神宮表参道大鳥居的一路上到处都插着这些旗子,看得人有些心烦。

第一鳥居。这么冷清的大型神社实在是不多见。

橿原神宮有一个好,那就是人少,可以仔细观察各种建筑――虽说它是仿古,但是仿得确实好。你甚至可以站在拝殿前面仔细端详正殿屋顶上的千木破風,都不会有人嫌你碍事。

内拝殿,后侧妻面(侧面)面对镜头的是「幣殿」,再后面的是「本殿」,放有供奉神武天皇御神体的御霊代。本殿采用的是一重入母屋造り檜皮葺き风格,具体间数看不清。

神宮正宮前的神門旁挂了一块板子,上书「紀元二千六百七十七年」。这是按照公元前660年元月神武天皇登基为元年而成的「皇紀」。嗯没错,这个也是明治时期发明出来的。

南神門

「今般太陽暦御頒行 神武天皇御即位ヲ以テ紀元ト被定候ニ付其旨ヲ被爲告候爲メ来ル廿五日御祭典被執行候事但當日服者参朝可憚事」
ー『太陽暦御頒行神武天皇御即位ヲ以テ紀元ト定メラルニ付十一月二十五日御祭典』

说到皇纪,不知各位可否听说过「紀元二千六百年記念行事」。这场发生在1940年、以强化国体思想和皇国史观为主要目的的行事,便是在橿原神宮和神武天皇陵附近举行的。当时日本正陷入侵华战争的泥潭,国内物资紧张,但这些都不是问题。官民上下最后仍然齐心协力,多快好省地搞了一场盛大的神道庆典。这就叫做「当掉裤子也要供奉神武天皇」,用神发电,饿死不能亏待天皇祖先。1940年元旦前三天,有超过一百二十万日本国民参拜了橿原神宮,总共拍手二百四十万次。这手拍给谁听呢?当然是拍给自己听呀。

三天,一百二十万人。这和今日冷冷清清的橿原神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神宮内部有展出神武天皇事迹的绘卷,画风很棒赞一个。绘卷的最后一张题目「八紘一宇」。我似乎又听到了二百四十万次拍手的声音。

右(古典日语):万世一系的天皇代代秉承着神武天皇的建国精神,这种历史正是我国国民巨大的宝藏,我们应为之奉忠。左:右文的现代语翻译

休息室里看到了这张海报:「这里也是日本:竹岛」。右翼的小朋友们果然是很喜欢橿原神宮和神武天皇。

大概就是这样子吧、橿原神宮。

什么?你问我怎么没有神武天皇陵的照片?神武天皇陵我没去啊,因为我并不知道真的神武天皇陵在哪里啊(摊手)


2017年8月29日于京都河原町

最终更新于2017年8月29日
#日本
#历史
#文化

评论

?
提交评论
上一篇:Яваскрипт!用Chrome插件实现图瓦语输入法
下一篇:琉球・沖縄独立運動:その歴史、源流と現状